-->

陈凯歌院长为学院2018级新生上开学第一课

Created Date 9/4/2018    View Numbers  2259 Return    
字号:   
 

8月30日下午,2018级新生正式报到的第三日,上海电影学院院长陈凯歌的开学第一课在延长校区四教五楼小剧场开讲。
如何给新生们讲好第一课?讲什么内容?陈院长有备而来。手中的讲义、学生花名册、现场的白板,稳健的步伐,一贯深沉有力的声音,上台向台下师生深深一鞠躬,陈院长开始了他的第一课。80分钟站立,与20多位新生直接对话,近30个问题,每个问题都在不经意间传达陈院长对于电影学习、电影制作的所思所想,全程没有喝一口水,始终激情昂扬,只为点燃新生心中的“自信、自尊和一点点自大”。

                                         

“你们在高中三年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学习过程?你们学习是真的有动力吗,还是在学校与家长的双重压力之下不得不努力学习?你们来到上海电影学院想获得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你们可以把自己称为有理想、有志向的青年吗?”一开讲,陈院长便抛出若干“犀利”问题,像一位父亲一样,陈院长渴望知道今天的大学生们在想什么,怎么想的。听思想、看功底、引思考、传真言,开学第一课既是一场师生之间的交流,又像是一位父亲与孩子的对话。当“第五代导演”遇上“千禧电影学子”,在第一课上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

                                        

院长“泼冷水”  新生有压力
     当陈院长问:“你为什么要考导演系?”导演系五位女同学之一的康玮昕答道:“因为比较喜欢看电影,我们每个人只有一个人生,去经历什么其实就是属于我们的,但是电影不一样,我们可以体会别人的人生,体会我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想去体会的、不想体会的都可以在电影中实现它。做电影跟看电影就有更大的差距了,我们就可以去做一些更想去挑战的东西,所以觉得很酷。”“很酷,你想到这事儿将来很难吗?”陈院长立即反问。“肯定会觉得很难,但是不难就没有意思了。”当全场给予这位初出茅庐的女生以掌声时,陈院长却又“泼冷水”:“但是你们必须要明白,田壮壮老师有一个研究生叫文牧野,他拍了一部电影叫《我不是药神》,可以说大获成功,但是这样的机率在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毕业生中间是0.1%,你做好了既接受成功的欢愉,又承受失败痛苦的准备了吗?”
听完陈院长的第一课,你有什么样的感受?来自摄影系的潘源昊同学感到了落差和压力,“感觉原以为艺术类的学习可以轻松一点,其实不是这样的。虽然有压力了,但还是很高兴学院会有很多联合作业实践机会,希望自己能有一些好的作品。”
                                      
院长现场出题  学生临场表现获“点赞”
课至一小半,陈院长忽然“点将”,电影制作的裴鑫元被点中。原来陈院长是要求他现场朗读苏轼的《留侯论》片段。“慢一点。要念清楚,你别忘了,你是电影学院的学生,某种程度上来讲,你是吃开口饭的,话都说不清楚怎么行?好好念,念慢一点儿。”虽然有些许紧张,但裴鑫元还是一字不差朗读完成,获得了陈院长的肯定。陈院长透露,其实今天除了听大家的想法,还要看看同学们的功底。一段《留侯论》不仅考察了同学的功底,同时也引申出了电影人所需要的重要品质之——勇敢。“做艺术的人必须直截了当,‘见辱拔剑而起’是一个做艺术的人必备的品质。”“‘虽千万人吾往矣’,意思是虽有千万人在前阻挡,我还是要一直往前走。”紧接着,陈院长又随机点到表演系任晓慧同学朗诵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任晓慧的朗诵得到了院长的肯定,而理由却与其他同学不一样,“是自然,不装腔作势。电影最怕的就是装腔作势,而且是不自觉的装腔作势,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是电影的大忌……但是你还要好好的学习,因为你的吐字归音上还有待提高,你是刚进校的,所以还不能这么严格的要求,你必须得让大家听清楚,听清楚很重要。”
                                  
院长赠“博雅”与“三自” 学生坚定梦想之路
在与同学们深入交流互动过后,陈院长以“博雅”二字与“三自”理念相赠。“我们是一个专业的艺术院校,但是我有两个字的目标,一个叫‘博’,一个叫‘雅’,这么听上去不是最接地气的话,‘博、雅’两字对于我们的同学来说非常重要,我希望你们在知识的意义上是通才,虽然我们不是通识大学,就是要你们刻苦勤奋的攻读,我会让你们很忙,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要你们最好能通古博今,字拿出来写得漂亮,念一遍东西不会念得磕磕巴巴,很少有错别字,完全没有不可能。自信、自尊,某种程度上自大,完全不自大不行。做艺术的人就得认死理,而且热爱体育运动,热爱户外活动,热爱自己在大学的四年光阴。……我们要成立联合作业小组,要在联合作业小组的这种机制体制之下,尽快开展实践活动。我跟摄影系的去年入校的同学都讲过,你们得像战士操枪一样的熟悉摄影机。能够拎起摄影机想上哪儿就可以上哪儿,到哪儿就立即可以操作,可以拍摄,所以为什么要有比较强壮的体魄,就是希望大家能够适应将来我们联合作业小组的工作强度。“院长是理想主义的,但在这种理想主义中感受到他的责任感。”编导的大一同学周佳烨直言不讳。同样是编导专业的何雨薇同学表示,在听了院长的第一课后:“让我们的喜欢有更加明确的方向,在这个行业里以后要怎么学、怎么做,坚定了自己喜爱。”
 


版权所有 © 上海大学    沪ICP备09014157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上大路99号(周边交通)   邮编:200444   电话查询
技术支持:上海大学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我们